泽言_

这里泽言。
所有文章可转载,请注明作者谢谢合作。
一个不算高产但很低质的辣鸡写手。
主叶喻,偶尔杂食。
我的愿望是:

叶喻有一天能像喻黄一样火。

嗯。

轻微洁癖。

以上。

qq:2972363736
欢迎勾搭。

【叶喻2018中秋企划】

嘤,其实很想参加的,因为开学要军训半个月实在赶不上了哭唧唧。

欢迎大家踊跃报名啦!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中秋佳节,人月两团圆。


为了与各位共度良宵,大队决定举办一次新形式活动,希望大家踊跃参与。




中秋作为中国传统佳节,这次活动我们决定加入传统中国元素:


选取六首古诗词并且排列编号1-6,参与成员可以自行选取其中自己喜爱的诗句,并以此诗句作为基础进行文/图创作,也就是类似于高考作文中的材料作文形式。


每首诗词根据活动总参与人数规定一个人数上限,此次活动不设特定发布时间以及人数限制,只需要在中秋当天发布并且@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以及在开头标明自己的诗句即可。


诗词已经由策划选取完毕可通过下方链接查看,活动群群文件亦会上传,其中又原文、原文翻译以及赏析。当然这个赏析仅供参考以及帮助理解,每个人对每个诗句都有不一样的理解,只要不过于偏离主要中心思想,均可算数。


诗词可以当做立意融合于文章中,可以选取诗词的创作意境,亦可以自行引用。


题材不限,立意不限,设定不限。




诗词:


叶喻2018中秋活动诗词




活动要求:




文:


1.清水or车皆可,情节完整,字数要求3k及以上。


2.内容限定为叶喻1v1only,HE。


3.请尽量规避易引起不适内容。




图:


1.单幅画作or条漫皆可,手绘要求扫描/拍照清晰,板绘/手绘均要求完成度在线稿及以上。


2.内容限定为叶喻1v1only,HE。


3请尽量规避易引起不适内容。




发布格式:




题目:【叶喻2018中秋】xxxx


第一行@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第二行自行添加预警或备注


TAG限定:叶喻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叶喻2018中秋


其他tag可自行添加




活动时间:


由于此次活动涉及选题以及确定人数,9月2日即下周日晚上12点截止报名,截止报名后会提供参与的太太两日时间选取自己喜欢的诗句。


所有稿件请于9月20日或之前发给策划审稿。




希望有兴趣参加的太太踊跃加群:867654138


感谢这次中秋提供我们机会相遇,与你共度。




本次活动解释权归叶喻搞事生产大队所有。


本次活动策划:  @麦同学 

叶喻七夕12H归档

呜呜不是死线交稿的第一个活动。
希望以后大家也能一起产好吃的粮!!!

池清瞳浅:

归档终于出啦!下个活动见噢w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的七夕12H活动已经结束一周啦,不知道各位看官是否被叶喻萌了一脸呢?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太太们的参与!
明年的七夕,叶喻也一定会甜到爆表的!




归档如下:




0H 
@麦同学




【叶喻七夕00H】花 (r18)




2H 
@献给最理想的爱情




【叶喻七夕02H】一起去旅行吧!




4H 
@秋季限定黎浅




【叶喻七夕4H】恋人滤镜




6H 
@懒癌又犯了




【叶喻七夕6H】今天的叶喻伤害单身狗了吗(图)




8H 
@想长高




【叶喻七夕8H】叶喻一起过日子(图)




10H 
@高上北城入




【叶喻七夕10H】星野如萍




12H 
@yuuur_ovo




【叶喻七夕12H】若为沉疴覆




14H 
@林榆




【叶喻七夕14H】以牙




16H 
@薄暮浓云




【叶喻七夕16H】嗜香




18H 
@池清瞳浅




【叶喻七夕18H】未及今夜忽逢君(r18)




20H 
@隋唐.




【叶喻七夕20H】Life is for the loving




22H 
@泽言_




【叶喻七夕22H】风月不值




手机客户端代码归档,如有错误请及时指出!谢谢!




再次感谢诸位太太的付出与参与!
我们下个活动见!♡


【叶喻七夕22H】风月不值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凤凰叶x青龙喻

我流修仙,假养成,伪骨科。

吃多了龙凤我来搞个凤龙(。


全文5155字

——————————————————


序。


从此这世间再无风月,只有你我。





壹。


喻文州是叶修领养的孩子。


只是对着男人横竖看来才二十来岁的年轻面庞委实喊不出“爸爸”,水灵灵的小孩扯着院长袖子软软糯糯地喊了声“哥哥好”。


叶修捂着鼻子差点没直起腰来,倒不至于满脑子不可描述,就是单单觉着能看到青龙小时候竟是这般可爱的模样,这轮回台跳的也不冤枉。


用人类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五年血赚,死刑……别想了,凤凰不会死的。


回家的路上小孩一直乖巧的很,有问必答,跟叶修印象中的喻文州差了一丝千年修行练出来的小狡黠,脑子里的弯弯绕绕能把四海八荒的神鬼都绕的不辨东西,被一张总是端着四平八稳的微笑的伶牙俐齿堵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样也挺好,心里高兴的凤凰连眼梢都不自觉往上翘了翘,匀了三分难得不带嘲讽的笑意出来。





“我一直在找你。”叶修帮小孩吹着头发,黑色的发丝从指缝间调皮的翘起,跟乖巧地把两手放在膝头的主人一点都不像。


八岁的男孩拥有那个年纪应有的好奇心:“为什么?”


叶修低下头看了看两人手腕上缠在一起的红线,只可惜肉体凡胎看不见,他哼着跑调的歌揉了揉他的脑袋:“保密。”


喻文州为这个不那么令人满意的答案撇了撇嘴角,紧接着就听见男人来了一句:“作为补偿,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从前九霄有一只凤凰……”





『“哟,这不是小高吗?王大眼呢?”叶修叼着半根草茎,嘴角一抹玩世不恭的弧度,随意地翘着二郎腿,金红色的衣摆垂到脚底,端的一副潇洒不羁的风流样。


高英杰仰起头,有些吃力地看坐在高高院墙上的凤凰,一时没理清这位突然大驾为何,老老实实地按师父教好的回答:“神君,我师父不在。”


“哦?”叶修好整以暇地支起下颌,调整了一下姿势,却还是没个坐样。他伸出手,指尖跳起一缕金色的火焰,懒洋洋地扬了一嗓子,“王大眼,你再不出来,别怪本君不小心烧了你的菜园子。”


他看上去一点都不急,如果忽略指尖躁动的凤凰神火的话。


“前辈这可不像是求人的语气。”踩着木屐的男子像是凭空出现一般,两只眼睛不是一般大小,带着一阵清冷的药香,轻轻叹了口气,“下来说话吧。”


叶修收了指尖火,纵身从院墙上跳下,带起了一阵风。他双手环抱靠在墙边,挑着半边眉毛看王杰希:“你们又弄什么幺蛾子?”


“喻……青龙下界是天帝的意思,你找我也没有用。”王杰希抖了抖袖子,似是不明白叶修今日这么大的火气从何而来,“何况他自己也同意了,从未遭遇过尘劫,入世看看也无妨。”


“他的命盘是你写的?”叶修没理会王杰希的解释,自顾自地问了一句。


“上神的命盘不归司命管。”王杰希顿了一下,简直想叹一句这与天地同寿的凤凰难得糊涂,怕不是关心则乱,“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凡人寿数不过百年,你又何必……”


“三个月?”叶修打断王杰希,掌心火焰跳的欢脱,半眯着的眸子中漏出金红色的影子,他微微一笑——


“我等不来。”




“诶我说老叶啊你瞎搅和个啥,你还能把冯老头怎么样不成?他不过就去几个月你说你个老凤凰几万年都熬过来了还差这……哎你干嘛!”絮絮叨叨的金乌给人猝不及防地敲了个爆栗,他揉着脑袋瞪了那人一眼,呲牙咧嘴地嚷嚷起来:“怎么,实话还不让说了?”


“啧,我算是知道凡人后羿射日的典故怎么来的了。”


“……”黄少天本能感觉叶修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要真有九个你,不被热死也被吵死了。”叶修就着高度优势把企图暴起伤人的话唠摁了回去。


“我要去跟青龙告状了啊!”黄少天强行跟叶修瞪眼。


“你去啊。”叶修挂着几千年如一日的招牌欠扁笑容,“看他帮我还是帮你。”


黄少天按住腰间的剑柄,有种想打一架的冲动——“啧,”他甩甩头,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盘起腿,单手撑着脑袋,“你要真想去找他你就去啊,反正你触犯天条也不是第一次了,大不了再跳一次轮回台呗。周泽楷那家伙……要是你的话搞不好可以啊。”


“还没有就怂恿我用非常手段了?”


“这算非常手段?我说老叶你要点脸,这种事你干的还少了吗?爱干干不干快别打扰我休息,哪凉快哪呆着去。”黄少天白了他一眼。


“走。”叶修一手把黄少天提溜起来,黄少天心不甘情不愿地小声骂了句什么,扑腾了两下变回了三足金乌。


“说好啊,我就帮你带个路,出了事我可不担着。”』





“他找到了吗?”


“下回再说,不早了,睡觉。”叶修把电吹风收进柜子,拍了拍男孩的肩,“明天早上还要上学。”


喻文州小小年纪就精明的很,知道叶修的这个下回指不定要下回到什么时候去,拽着男人衣角:“下回是什么时候?”


“呃……”叶修挠了挠头,看着小孩睁着一双锲而不舍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自己,一下子没了什么抵抗力,到口的敷衍塞责被咽回了肚子里,他叹了口气,“你考全市第一的时候?”


“好。”喻文州点点头。






贰。




叶修正安安分分瘫在沙发上补觉呢,十二岁的少年背着书包站到他面前,小心翼翼地拎开他盖在脸上的报纸,把奖状递到他眼皮底下,还晃了晃。


叶修眯着眼适应了一会儿光线,看着那张奖状上明明白白地印着xx市小学生数学竞赛高年级组第一名,再抬头对上喻文州一双黑亮的眸子,闪着期待的光。他一时脑子没转过来,喻文州也没催他,两人就这么静静对望了一会——


“这都过了多久了你还记得啊?”该庆幸上虽然了年纪还没得老年痴呆,叶修总算从记忆中扒拉出了这么一段,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半只脚迈入少年门槛的男孩笑得有些青涩,语气却认真得过了分,硬生生地把叶修这个万年老凤凰撩得有点心跳加速——


他说:“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





『青龙司东方七宿,金乌生于东方,他们二人又不差多少年岁,天地初开那几年就混了个烂熟。金乌好动,四海八荒地乱窜,也记不得什么时候招惹了南边梧桐山上的凤凰,每次都仗着青龙来收拾这烂摊子。一来二去的,龙凤何时看对了眼已不可考证,照黄少天的说法,至少得好几千年了吧。


那时黄少天尚且年少,还没有日后剑圣的名气;叶修风头正盛,封了斗神没多久,还有那么一两分好斗的锐气。


多半是黄少天先挑起的,输多赢少,却依旧不亦乐乎,叶修给他惹烦了,就喊青龙过来把他家小崽子拎走。青龙又素来低调,多半隐于云中,温声软语地说上几句,就把天不怕地不怕的黄少天治得服服帖帖的。


这也是需要本事。叶修对尚未谋面的青龙产生了莫大的好奇心。


他记得他是在青龙的千岁宴上第一次见到青龙化形的。素衫玄衣的少年温温和和地递给他一个干净明朗的笑容,一瞬间压过了东海海眼处最耀眼的夜明珠。


叶修第一次性忘干净了可以用来交际的辞藻,换上干瘪的搭讪:“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睁着一双浅蓝色眸子,清澈得像是倒映着碧蓝天际的海面,他轻声说道:“喻文州。”


一眼万年。




红娘将桃木牌上的红线缠了一圈又一圈,踮起脚小心翼翼地挂在姻缘树上,回头笑嘻嘻地看了叶修一眼:“你来啦?”


“难得你没偷懒。”叶修慢悠悠地踱到树下,扫了一眼花下掩映着数不清的木牌,在风中摇摇晃晃。


“叶修哥你好过分哦。”苏沐橙嘴里抱怨着,手下迅速给红绳打了个漂亮的结,“这是什么?”


“文州托我给你带的。”叶修把手中纸包放到苏沐橙手里,切成小块的桃花酥还带着温热的余香。苏沐橙没忍住先尝了一口,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青龙君真的太贤惠了。”


“我的。”


苏沐橙无语地瞥了他一眼,硬是从那不容置疑的口气中听出了那么一点点的得意的醋味——恋爱中的凤凰,没得救了。


送走了叶修,苏沐橙一个人站在树下检查起红线来,却忽然愣住了。


她在这树下掌了千年姻缘,见过恩断情绝红线三匝尽数斩断的,也见过痴男怨女纠缠不休乱做一团的,却独独没见过这种奇景:


从桃木心里生出的纹路纠结成红线,在中间自己打了个同心结,明晃晃地挂在繁枝茂叶中,解不开烧不坏,仿佛要将两边人栓死一般。


她顺着线摸索着,翻开第一张写着的是叶修的名字,另一张上漂漂亮亮的喻文州三个字。


造化弄人。


他们二人都未刻意来求过姻缘,叶修是让苏沐橙哄着写的,喻文州是陪着黄少天来顺手写的,哪知苏、黄二人均没着落,倒是他们先在一起了。


被这碗黄金狗粮磕到牙的黄少天愤愤不平,隔三差五就跑人间混一趟,美名其曰放松心情,大家都知道他就是坐不住,睁只眼闭只眼,等着过一两天话唠回来播报人间的新鲜玩意。


这么说起来黄少天算是个惯犯了,却还是第一次带人犯法。


“最多十天啊,我就帮你顶十天,”金乌用爪子揪着叶修的后领,恶狠狠地警告,“十天后就算文州没想起来你也得回来!还有人界不能用法术!记住了没!”


叶修抠了抠耳朵,面无表情地说:“你这话已经叨叨了一路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百遍懂不懂?”黄少天气的用翅膀对着他脑袋拍了一下。


“可别吧,人家都是三遍,到您老这儿就成三百遍了。”叶修弯了弯唇角——


“走了。”』





“你还是没说……”


“诶,”叶修伸出食指比在少年的唇上,颜色是浅浅的樱花粉,下唇上还带着方才听到聚精会神处幼齿留下的浅浅一道印子,布丁般水润柔软,软软的好摸的很,“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凤凰微微吊起眉梢,露了个高深莫测的笑:“我的文州这么聪明,自己猜猜看?”


喻文州脱口而出:“会找到的。”声音轻轻的却带了十二分的笃定,一双黑亮的眸子除了那人什么也没装下。


不是因为童话故事一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而是一种从胸口胸口迸裂出来的情感,仿佛在冥冥之中有个声音一字一句地告诉他——


因为相爱,他们注定会在一起。





叁。



喻文州快中考那会叶修对他可谓是有求必应,问他想吃什么毫不意外得到了名为“白斩鸡”的答案。从没下过厨的上仙为了自家小宝贝差点炸了几次厨房,事后听说的金乌笑得在地上打滚险些误了上工的时辰,他好不容易消停了会,抹了把眼泪,说:“老叶你真是在哪都逃不了炸厨房的命。”


叶修毫不在意地擦了擦伞尖:“你想炸还没那个机会呢。”


“妈的狗凤凰又欺负我没对象!”黄少天一骨碌跳起来,震掉了一身草屑,摆明了要打架的姿势。


“寅时了,”凤凰撑起伞扬了扬下巴尖,语气里是熟悉到欠揍的嘚瑟,“你该上班了。”


至于炸厨房,这又是另外一个典故了。


『那时凤凰和青龙刚确定关系,临近青龙的万岁生辰,叶修躺在梧桐山的凤凰树上想了一天一夜都没想出来该送什么。珠宝金银显得过分俗气,附庸风雅又难免班门弄斧,凤凰眯着眼叼着片烟叶,迷迷糊糊间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来冯天帝养的仙鹤——看上去倒是挺好吃。


叶修向来是敢想敢做的人,这也不是个什么麻烦的差事,天帝拿他没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一开始难免控制不好火候,炸过一两个炼丹炉,气得脾气素来很好的药君差点追杀他跑了大半个天庭。


这些暂且按下不表,青龙倒是意外地喜欢叶修直喇喇地拿凤凰火烤的仙鹤,他也就没提到底偷了多少只鹤,还有随手顺了某王姓仙君园子里的多少药材当香料使。所以喻文州到最后也无从知晓,天帝那本就稀疏的毛发为何又稀稀拉拉地掉了好几根,王仙君的大小眼又明显了一圈。


叶修说,他的人他自己宠着,他乐意。


反正这事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也不知道是看人缘极好的喻文州的面子还是不敢来挑战叶修四海八荒第一斗神的名头。


不就几只鹤吗?多养点还不成吗?


也省得那凤凰一天到晚再整出别的幺蛾子来。


凡人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每回叶修喊喻文州出来煮鹤,吃饱了总难免黏在一起亲亲抱抱,让叶修多吃了好多豆腐。


龙族的肌肤入手清凉光滑,像是上好的绸缎半褪的衣衫下露出白瓷般无暇的肩和一片销魂的蝴蝶骨,长长的睫羽连同温热的吐息一起,骚扰得眉间心上都微微的痒。情动时晕着红潮的脸,挑着一抹艳色的眼角,那漂亮的薄唇轻轻地喘息呻吟,在高潮的余韵中用好听的嗓音低声吟哦心上人的名字,字字间透露着烫骨的欲望。


是天上人间最难得一见的美景,让人甘愿为之无底线地沉沦。


我本该厌恶永生,但我现在得感激它了——如果不是那么长的生命,我拿什么来遇见你?』




好说歹说把坚持要再刷一张卷的少年哄上了床,叶修有点心疼地看着他黑了一圈的眼眶,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倔强熟悉得让人感动,叶修还是忍不住咒骂应试教育和天庭那些闲着没事就喜欢搞些有的没的的老东西。


神仙谈个恋爱容易吗?


他轻轻撩开他的刘海,在额上印下一个吻。


“晚安,我的宝贝。”






肆。


天上十日人间十年,叶修看着一开始齐腰高的小屁孩现在平视他都不用踮脚了,真切的感受到这在他们生命中弹指一瞬的十年对凡人来说有多么漫长。


十八岁的少年刚参加完高考,一直以来的努力让他顺理成章地拿到了最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却没什么感觉地把快件往抽屉里一塞,跑到书房里去跟叫了十年的哥哥腻腻歪歪。


喻文州从后面揽住叶修的腰,下巴搁在人肩膀上不安分地蹭了蹭,懒洋洋的声线像是一只勾人的猫:“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叶修微微侧了下脸,擦过喻文州柔软的唇瓣:“七夕啊,怎么?想吃啥?哥给你做。”


他趴在男人肩上笑弯了眉眼,瞳孔中藏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嘴角勾起一个调皮的弧度,顺水推舟地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口:


“我要吃烤鹤。”


“文州?”


他本以为他还真的得等那无聊的三个月,却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是我。”青龙眨了眨眼,“我说过,你一定会找到我的。”


叶修转过椅子把人抱了满怀,熟悉的温度紧贴着胸口的位置,他抬手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笑了——


“七夕快乐。”


“七夕快乐。”


他温柔地吻上了他的唇。



[叶喻]戏精(五)

原著向,双向暗恋,误会情节。

叶喻1V1,he保证。

chapter 4

———————————————————

诸君,不要看见外链就激动。
我还是你们熟悉的那个清水文手。
至于为什么老福特要这么对我。
可能是因为我太可爱了吧(x

第五章走下面↓↓↓

chapter 5

这个是微博的

tbc.

————————————————————

接下来估计要专心肝七夕贺文了。

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所有喜欢这篇文和催更的小伙伴:谢谢喜欢!给你们比哈特!

置顶

一个置顶。

你们好啊,这里泽言。

一个偶尔产出小甜饼的咸鱼文手,叶喻圈坑底躺平。

是个脾气很好的人,不触底不反弹。ky请自重,事不过三一般只会删评论不会拉黑。

轻度洁癖,婉拒一切老韩相关cp,吃喻右叶左,全职bg向黄沐only。混农药同人,主磕信白云亮,婉拒邦良。原耽圈淮上p大心头好,然而只磕不产。

话废弧长,评论都会看,有时会回。给所有给我红心蓝手的小天使发送一万颗小心心,给评论的再附送一个抱抱(你够

是个吃货,快乐肥宅。

不定时更新,催更有效。偶尔(划重点)抽起风来会高产似袁隆平附体。

欢迎私信,都会回。所有关于文章的建议都ok,当然表白我就更开心了(x





想扩列的小伙伴看下面↓

门牌号:2972363736

高亮:有对象,骚聊请适度

混熟了会给你产粮食。

以上。

[叶喻]戏精(四)

原著向,双向暗恋,误会情节。

叶喻1V1,he保证

chapter 3

——————————————————

chapter  4





      蓝雨队长又双叒叕上热搜了。

      而此时距上次全明星才过了不到两个星期。

      对此黄副队表示无话可说。只是觉得自从跟微草打完一场常规赛之后这个世界的走向就不正常了,于是他理所当然地把这件事归结于王神棍的问题。

      不过还好,这回总算不是跟王大眼一起上热搜了,可喜可贺,真是有进步——

      个鬼。

      黄少天发出了一声老父亲一般的叹息,再次引来了全训练室的注目礼——包括但不限于喻文州。

      “怎么了?”喻文州抬起头,一脸狐狸笑,明知故问。

      “没事没事,好好训练好好训练。”黄少天打开训练软件,身端坐直眼神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才是在思索关乎战队生死存亡的大事。

      蓝雨其他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纷纷极有默契地打开了微博热搜。

      “#@V_喻文州#啊啊啊啊!喻总!今天在星爸爸看见喻总给蓝雨全队带奶茶!帅到我原地去世!他还对我笑了!QAQ我已经失血过多了,有没有人帮我打电话叫一下120的?![图片][图片][图片]”

      评论区继续天魔乱舞:“没有,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没有,还有对不起我爬墙了,今天站一天我喻。鱼这个角度真的可爱爆炸。”

“没有,你们真的不觉得喻总的红围巾超抢戏吗?[滑稽.jpg]”

“排楼上,话说我觉得喻队戴红的挺好看的?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g市四季如春,喻队以前从来不带围巾。还有这个红我看得好眼熟啊我是不是一个人?”

“鉴定完毕,嘉世同款。[手动再见.jpg]”

“显微镜女孩出现了……等等细思恐极啊?!”

……

      蓝雨队员们偷偷摸摸地打开了一个名为“今天叶喻在一起了吗”的讨论组。

      涛落沙明:细思恐极。不细思也恐极。

      枪淋弹雨:他们为什么还没在一起啊亚历山大

      八音盒:因为爱情?

      夜雨声烦:我有一百万句mmp要讲,我觉得我们不如去嘉世把叶秋绑过来把他们俩往小黑屋里关一天什么事都解决了。[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jpg]

      锋芒慧剑:黄少,你这是违法的。

      夜雨声烦:………………于锋像你这种老实人是不行的知道吗,按这个进展我觉得挨到我退役都看不到大结局……下个星期我们是打嘉世不?

      涛落沙明:dei

      锋芒慧剑:是。

      夜雨声烦:安排一下。[我觉得OK.jpg]





      “叶哥,你快看看这个。”苏沐橙举着手机撑着桌子都快把屏幕杵到叶修脸上去了,“我要爬墙了,喻队太可爱了!想娶!”

      叶修往后退了半步,还没来及吐槽你们这群小女孩子家家的思想怎么都这么危险,眼神就被屏幕上那个人给黏住了——

      那人一身驼色的大衣,黑色的牛仔裤把腿型拉的修长,露了半截白皙的脚踝和一双浅色的板鞋,都是低调的色彩,唯独脖颈间那条红围巾打眼,成了单色调中唯一鲜艳的亮色。他咬吸管的小动作,偏淡粉色的唇,嘴角上翘的弧度,和那双仿佛会说话的漂亮眼睛一起,在脑海中反复循环了上百次,是连路人街拍的渣像素都挡不住的美好。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如果情人本来就是西施呢?

      那就只能出神仙了。

      叶修把自己神游的的理智从太阳系以外拽了回来,甩了甩头,按住自己的太阳穴,问:“下个星期是跟蓝雨打客场吗?”

      “是啊!”苏沐橙收回手机,眼镜盯着屏幕,指尖在三张图片上滑来滑去,觉得自己还能吸一年。

      “安排一下。”

      “好……”苏沐橙话音刚落,突然有点怀疑刚刚自己听到了什么,“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叶修啪的一声打燃了打火机,熟悉的烟味从他的指间缓缓升起,反而表情模糊不清,他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安排一下。”




      安排什么?怎么安排?

      这是盘旋在蓝雨和嘉世副队头上的两个终极命题。一种神秘的默契让他们同时敲响了对方队长的小窗。

      ——“老叶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别装死啊快点出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

       ——“喻队,现在有空吗?”

      “哥在,婉拒pk啊。”

      “沐橙?有什么事吗?”

       ——“过两天想请你吃个饭。”

      叶喻两人几乎是同时收到了同一条消息。

      喻文州愣了半晌,眼神在光标闪烁的地方举棋不定,忽然就听到黄少天大声招呼了一声:“诶!我们过两天一起去外面吃个饭吧!”

      叶修搓着下巴,还没琢磨出黄少天这顿莫名其妙的邀约的深层含义,就被苏沐橙从后面拍了下肩膀:“叶修哥,我们大后天去g市吃顿饭吧。”




       喻文州&叶修:大后天究竟是个什么良辰吉日?

      为什么大家都在请吃饭?

【叶喻8.17七夕12H企划】

高上北城入: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2018年的七夕来啦,去年很遗憾没有赶上七夕,所以今年大队决定不再错过今年的七夕8.17啦!


其实,七夕作为被现代人普遍认定的古代情人节,在古代的时候,并不是真正的情人节,但是,如果像叶和喻一样爱对了人,每天都可以是情人节嘛~


话不多说,直接放要求。


文:
1.清水or车皆可,情节完整,字数要求3k及以上。
2.内容限定为叶喻1v1only,HE。
3.请尽量规避易引起不适内容。


图:
1.单幅画作or条漫皆可,手绘要求扫描/拍照清晰,板绘/手绘均要求完成度在线稿及以上。
2.内容限定为叶喻1v1only,HE。
3请尽量规避易引起不适内容。


参与的太太们请于8.15日之前,给两位策划看过全稿。


发布格式:


题目:【叶喻七夕xxH】xxxx


第一行@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第二行自行添加预警或备注


TAG限定:叶喻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叶喻七夕12H


其余TAG可按照太太个人喜好自行添加,大队不作要求。


参与人员:


0H: @麦同学 


2H: @献给最理想的爱情 


4H: @夏日速冻黎浅 


6H: @懒癌又犯了 


8H: @想长高 


10H: @高上北城入 


12H: @yuuur_ovo 


14H: @林榆 


16H: @薄暮浓云 


18H: @池清瞳浅 


20H: @隋唐. 


22H: @泽言_ 

 

活动解释权归叶喻搞事生产大队所有。


本次活动策划:  @池清瞳浅  @麦同学 


[叶喻]猎艳 r18

痕总成年快乐! @若无痕

迟到一星期的痕总生贺哭唧唧。
————————————————————

吸血鬼叶x狐妖喻

有口||交,注意避雷。

微博补档

————————————————————

不要指望小甜文文手能开上高速。

如果翻车了通知我一下。

薄暮暮说我这是餐车我已经决定跟她绝交一分钟了。

萌战终于结束了,虽然我们输了但天天仍然是最棒的剑圣!٩( 'ω' )و

抽奖结果已经出来啦!

因为没法把qq和lof对上号,就不在这里公布结果啦!我会小窗私聊的!请传了票根的小可爱注意自己的qq消息!

最后感谢你们对全职的支持,给你们小心心!♡♡♡

@艾念莲思-晓C  @蓝源  @一小碗猫(´▽`ʃƪ)

请这三位小伙伴点文吧,全职范围内全cp!

透明文手小秘密

笔力支撑不起脑洞……仿佛膝盖中了一箭
没错我就当壮大tag了

晓霜_好好写文好好做人(●°u°●)​ 」:

真的,全中!
其实还有有太太在列表就不敢不写文系列


林榆:



不我说真的,全中。。。




知了月:







是的QAQ








晏枯荣.:















是我呀。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